欢迎访问:久久亚洲综合网-综合久久色八哥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玲珑孽缘

玲珑孽缘

苏州城外,钟鼓齐鸣。赵大老爷赘婿入门,好不热闹!

  赵家是苏州一霸,这赵昆化表面上是一个富贾,暗地里却是龙神帮的帮主。

  该帮烧杀奸掠,无恶不作,长江中下游数省都是他的势力范围。自起家至今也有二十多年了,苏州百姓久而久之也就清楚了其底蕴,只是惧他势大,又与官府过从甚密,奈何他不得。

  新郎官成进近年在龙神里帮春风得意,文争武取,率众连并十数个小帮派,立下大功。他长相英俊潇洒、为人慷慨豪爽,不仅武功在帮中数一数二,智谋也非泛泛之辈可及,对赵昆化更是显得一片赤诚。赵昆化当他是本帮千古难逢的奇才,甚得欢心,於是将次女赵霜灵嫁了给他,一来以资鼓励,二来也让他安家於斯,不致妄生二心。今日便是大喜的日子。

  酒冷羹残,成进醉薰薰地被扶入洞房。

  灯下的新娘子格外妩媚,成进暗暗心喜。一把抱住,除下她的凤冠,将她压在身下,双手便不安份地摸向赵霜灵的胸前。

  赵霜灵的父亲虽是大盗,但在家人面前却只是以商人面目出现,赵霜灵今年长到一十九岁,只隐隐觉得父亲未必是安份良民,还不清楚老父原来是臭名昭着的龙神帮帮主。霜灵从小知书识礼,俨然大家闺秀模样,是远近闻名的美女。

  成进的手隔着衣服揉搓着她的乳房,赵霜灵满面飞红。明知从今起自己就是他的人了,但不免害羞,还是不自觉地推开成进的手:“不要……”

  成进哪里肯听,双手更是不安份,左手嗖地从她襟下伸进,握住赵霜灵的玉乳。只觉霜灵的乳房光滑坚挺,他一只大手刚好整个握住。於是抓住左右揉搓,中指已摸到乳头上,轻轻抹了几抹。

  赵霜灵本已满面飞红,给他再这麽一弄,顿时全身趐软,两手忙按住已入侵到衣服里面的淫爪,奋力挣扎。她身体一翻,坐起身来。

  忽然颊上一热,一记耳光已重重打在脸上。只听成进怒喝道:“你是我的女人,竟敢不听话?”赵霜灵不料丈夫竟然如此粗暴,心中一酸,汪汪泪下,不敢则声。

  成进又是一记耳光过去,喝道:“不许哭!”赵霜灵一怔,忍住抽泣,低声说:“你……你就不能温柔一点吗……”

  “哼,我自己的女人,想怎麽搞便怎麽搞,把衣服自己脱了!”

  “我……我……”一个好好的玉面郎君突然大发兽性,赵霜灵顿时显得手足无措,鼻头一酸,又要哭出声来。

  成进见她还没遵命,举起手掌作势又要打。赵霜灵忙道:“别打……我求你了,别打……我……我……我听说就是……”无奈只好伸手去解新娘袍的扣子。

  想赵霜灵平日在家便如一个小天使相似,奴仆婢女对她不敢稍有辞色,父母更当她是掌上明珠,说话从没重过。这时突然冒出这个夫婿凶神恶煞般的,粗鲁无比,心下更是委屈。何况自己冰清玉洁的女儿身,要自行暴露在男人面前,虽说是自己的丈夫,但也不免极为害羞。手下扭扭捏捏,泪汪汪的一双大眼睛望着成进,哀怨的眼神就如在求他懂得怜香惜玉一样。

  成进却不吃这一套,眼见她慢吞吞的,又是喝道:“快点!”作势又要打。

  赵霜灵无奈,慢慢解开衣裳,将上衣除下放好在床旁的椅子上,回头又望着成进。

  成进见她双臂粉白,肚兜上胸前突出,早已按捺不住,一把撕去她的小红肚兜,将她抱在身前,双手分别抓住赵霜灵一对椒乳,用力揉起来。

  这次赵霜灵不敢再动,听任他摆布。成进见她就范,心中大喜:“这娘儿看来不难搞定。”两手捏着她的乳头,转起圈来。

  赵霜灵“啊”的一声,一种从来未有过的感觉扩散到全身,满面通红,又求道:“别这样……我……我……”

  “你怎麽?很舒服是不是?”成进在她耳边说道,一只手突然伸到她裤子里面,穿过黑森林,中指按到赵霜灵阴唇上,轻轻抠了一抠。这一下赵霜灵更是受不了,“嘤”的一声,身体轻轻扭动。

  成进说:“你把裤子脱下来。”将手缩回,推她坐起来。

  赵霜灵红着脸,慢慢脱下裤子,露出雪白的屁股。她仍将衣服放在椅子上,回头瞟了成进一眼,脸上又是一红,忙转过头去。原来成进也已脱光了上衣,脸上现出怪异的笑容正望着她的裸体。赵霜灵“啊”的一声,双手抱膝,身子缩成一团。

  成进去扳她双手,却扳不动,回掌在她屁股上狠狠拍了一下,喝道:“把手放开!坐起来!”见赵霜灵身体抖了一抖,听话地将手放在身旁,就笑了笑,伸手到她阴阜上按着她的阴毛搔了搔,又在她的阴户上一抹,笑道:“这才乖嘛,来帮我脱衣服。”说完向後一躺。

  赵霜灵不敢违抗,只得伸手拉松裤带,连同里面的底裤向下一拉。只见一条紫红的大肉棒跳在眼前,连忙闭上眼睛,将他的裤子脱下,捂面坐在一旁。

  忽觉乳上一痛,已给成进拿在手里,头发也被另一手抓住,身体一斜,连忙张开眼睛,只见那肉棒已点到她鼻端,一股男人的体臭直涌入胃。“先拿你的小嘴给我服务一下,把嘴张开,含进去,用舌头好好舔舔。”

  赵霜灵忍着泪,依言照做。成进一边发号施令,教她吹喇叭的技术,一边在她雪白的身子上下其手。赵霜灵只觉口中之物捅得她喉咙很不舒服,几欲作呕,身上又给摸来捏去,一双手掌一会抓她乳房,一会摸她下身,感觉怪不可言,羞耻无比。身体轻轻扭动,却躲不开这对淫爪,心内气苦,却只得任他玩弄。

  看着赵霜灵卖力为他口交,一股不可名状的复仇快感在胸中腾起,他暗暗咬牙道:“赵老儿,走着瞧,我要你家的女人都成为我的性奴隶!哈哈!”八年前的一幕,又是历历在目……

  他原名慕容进。八年前,他是武昌府数一数二的门派“春华门”的掌门的公子爷。他父亲慕容栊在江湖上颇具侠名,与妻子杨绡玲合称“玲珑双剑”,名震江湖。那年他十五岁……

  那一日午後,他正在午睡,突然母亲将他叫醒,捂着他的口说:“外面来了敌人,你别作声。”抱着他便跑。刚刚跑到大厅,便听见外面人声喧哗,母亲一急,跃上大厅正面的“侠义世家”的匾额,将他放在匾後,低声说:“进儿,你一定要想办法逃走,将来给我们报仇!慕容世家一点血脉,万万不能断。衡山清梢寺的智空方丈是你堂叔,你去找他。记住,万万不可以身犯险,慕容世家今日的大仇,能不能报就全靠你了。”说完,提剑跃下,向厅外奔去。

  成进心中困惑,不及多问。心想父母武艺高强,怎麽会怕成这样?

  却听外面一声长笑,成进探头望去,只见父亲满身血污,与母亲并肩,已退入大厅之中。跟着呼啦啦一下踊进十几人,都是手持长剑,围成一圈,将玲珑双剑围在中央。成进大急,便想跃下与父母并肩作战,突然听到母亲说话:“你们杀了我们几十条人命,此仇春华门一定会报的!”

  成进心中一凛,知道母亲此言乃是向自己而发。当下屏住呼吸,将头缩回匾後,心想难道家里几十口人已尽数遭难?心中心急如焚,却竭力忍住。

  慕容栊厉声道:“阁下是什麽人,我们春华门自问与你们素不相识,无怨无仇。今日之事,却为甚而来?”

  只听又是一声长笑,一个粗浓的嗓音说:“等一下你就知道了!玲珑双剑?

  嘿嘿!拿下!”一阵兵刃相交之声骤起,半晌一声惨呼,成进听得母亲大喊“栊哥!栊哥!”心下大急,又探出头来。

  只见厅中一片狼藉,父亲一只手臂已给斩落在地,正坐在地上,背靠着柱呼呼喘气。母亲却给几把长剑架於颈中,束手就擒,但口中犹自叫骂,嚷道:“我要报仇!我要报仇!”

  成进心中一片刀绞,知道母亲在不住地命自己要保住性命。明白自己此刻跃下,只是徒然送死。但父母遇险自己却要迫自己袖手旁观,难受之极。当下咬紧牙根,将冲动生生压住。

  只见那匪领拍了拍手,外面又进来几个贼人,其中一人肩上负着一个女子,走到杨绡玲面前掷下。成进心中又是一痛,那女子双手反绑,衣服已给撕得破破烂烂,正是自己的姐姐慕容嫣儿。杨绡玲叫道:“嫣儿!嫣儿!你们想干什麽!

  放开我女儿!”

  那匪首一把抓起了嫣儿,撩起她下巴,见她艳丽的俏面是泪珠点点,更显娇美。淫笑道:“听闻慕容家的大小姐是湖北第一才女,吟诗作对本领很不错,原来长得更妙!”另一人道:“嘿嘿,这小妞还号称武昌府第一美女呢,果然名不虚传……今天弟兄们都能快活快活,哈哈!”众贼一齐大笑。

  杨绡玲双手也已给反绑,一听这夥人要劫色,大惊失色,求道:“大爷,你们人也杀了,钱也拿了,就放过我女儿吧……”

  那匪首又是大笑,不去理她,双手几下拉扯,将嫣儿的衣服尽数撕烂,只剩得几条细细的破布条挂在身上,玲珑凹凸的处女玉体尽收眼底。嫣儿奋力挣扎,但她虽学过一些武艺,但力气始终与那匪首相差远甚,几下努力毫无作用。

  那匪首听任她挣扎,双手在她双乳上抚摸,突然使力,将一对原来圆鼓鼓的丰乳捏得扁扁的,哈哈大笑。嫣儿既羞且痛,大声哭了出来。

  杨绡玲眼见女儿受辱,拼命挣扎,但双手被紧紧缚着,又给两个歹徒捉住,挣扎不动,口中直叫“住手!住手!你这禽兽,住手!”突然肚上挨了一拳,却是左边一名歹徒打的,杨绡玲又是大骂,哪里肯住口。

  那匪首自然不住手,一只手更侵到嫣儿下面,撩弄着她的外阴。嫣儿满面羞红,两腿紧并,那匪首用力一扳,便将她左腿拉开,命一名歹徒将左腿绑到嫣儿的左臂上,然後如法炮制,将嫣儿的右腿右臂也绑在一起。这样嫣儿门户大开,双腿被大大地分开,把处女的阴户暴露在众多色迷迷的眼睛之下。

  那匪首“哈哈”一笑,将嫣儿转过来,让她正面对着自己。只见嫣儿俏面涨得通红,泪花点点。他又是一阵大笑,将二只手指在自己舌头抹了抹,沾了些唾沫,在嫣儿的阴道口磨来磨去,两只手指轮流抠起她的阴道,连声道:“好紧好紧!”

  突然腰上一痛,险些摔倒!回头一看,原来是杨绡玲心急女儿,拼命挣扎,混乱中飞出一脚将他踢中。那匪首一声冷笑,说道:“阿虎,把这婆娘剥光,吊起来!”众贼齐声起哄。

  那叫阿虎的走到杨绡玲面前,淫笑道:“当年艳名轰动江湖的冷面双艳,虽然现在老了一点,风韵犹存嘛,哈哈!”杨绡玲未嫁时与妹妹杨缃玲在江湖上以冷艳得名,不知迷得了多少少年英侠,现在虽已三十七岁,但确是风韵犹存,苦战之後衣裳散乱,雪白肌肤若隐若现,更添万种风情。

  “嘶”的一声,杨绡玲的衣服给撕去了一幅。

  成进嘴唇早给咬破,鲜血直流,但他犹自不觉。心中只念:“我不能死……

  我要报仇……我不能死……我要报仇……”

  忽然又是一声惨呼,原来慕容栊见爱妻受辱,不知哪儿长出一股力气,扑向众匪,但又给斩断了另一只手臂,血流不止,瘫在地上,奄奄一息。

  那匪首抱起了嫣儿,走到慕容栊面前,笑道:“你很想知道为什麽吗?很简单:你老婆女儿长得漂亮啊……我很想干一干!哈哈!我马上给你女儿破瓜给你看,啊?哈哈!”掏出肉棒,对准嫣儿下身捣下。

  慕容栊只听得女儿一声大叫,一口鲜血狂喷而出,往後便倒,一动再也不动了。

  那匪首瞟都不瞟他一眼,抽出肉棒,只见上面点点落红,心中一喜,将其再度进入嫣儿的小穴,也不管乾燥狭窄的小穴扯动给嫣儿的阵阵剧痛,狠狠抽插起来,只奸得嫣儿惨叫之声大作,身体不停扭动挣扎。

  旁边杨绡玲已给剥光了衣服吊了起来,十几只手在她身上乱摸,阴户给三只手指抽插着,连屁眼也给一只手指侵进,混乱中浓密的阴毛也给拔去几根。她目睹丈夫惨死、女儿被强奸,心绪大乱,身体不住发抖。

  那匪首瞧了她一眼,一面奸着身下的美少女,一面说:“你女儿可真是万人难得一遇的名器啊,好爽!冷面双艳果真名不虚传,生下这样的好女儿!哈哈哈哈!好爽!”只觉嫣儿的阴道壁不停紧缩,奇爽无比,不一会终於忍耐不住,抽出肉棒,将精液都射在嫣儿的身上、脸上、乳上,点点滴滴。

  “让这小妞休息一下,要干她的排队,一个一个慢慢来,这麽好的名器可别干坏了,要留着慢慢享用!”众贼说声是,七嘴八舌讨论起轮奸次序来。嫣儿脸上泪珠如雨下,轻轻喘息,下身红的白的,一片狼藉,却是动弹不得。

  杨绡玲闻言,又是大骂起来,声音凄厉。那匪首冷笑道:“鬼叫什麽?轮到你了,不如留些力气来叫床吧!”又叫道:“阿茵进来!”门外一个女声应了一声,走了进来。

  那女人与众贼一般的装束,只是头上花枝招展,表明女人身份。那阿茵二十四、五岁年纪,容貌清丽,走到匪首面前。

  那匪首说:“过来给我吹!”裤子也不穿回,径自走到杨绡玲身前。阿茵跟着他走,那匪首一停步,便马上跪下,张口将那还湿淋淋的肉棒含入口中,吸吮起来。

  杨绡玲虽已婚多年,但却没试过口交,见了阿茵这情状,呆了一呆,暗骂一声“贱人”,便闭上眼睛。

  那匪首自然没放过她,扛起她的一条腿,三只手指便直插入杨绡玲的阴户,转动进来。“嘿嘿,果然也是一个名器,生过孩子还这样紧!”另一只手却拿住她的一只乳房,狠命揉搓。

  杨绡玲没法抗拒,屏泪忍住,便当身体不是自己的。但一阵阵趐麻的感觉连绵不绝,豆大的汗珠滴滴而下,性爱的冲动却是给撩起了……

  那匪首也感觉到这一点,哈哈一笑,手指运动更快,片刻间杨绡玲便气喘连声,不能自己。那匪首道:“行了,阿茵。”刚刚干过一炮的肉棒又冲天怒举。

  阿茵从口中退出肉棒,仍跪在一旁。

  那匪首将手指抽回来,只见上面已是湿淋淋的了,笑道:“冷面双艳?还不也是淫妇?哈哈!”将手举到杨绡玲面前,将淫水都抹在她脸上。杨绡玲又羞又愤,想到儿子正在上面看着这一幕,别过头去,含泪不语。

  匪首又是一笑,将肉棒抵在杨绡玲下身,顶了进去……

  杨绡玲眉头一皱,咬牙忍住。忽听那匪首说道:“嘿嘿!你不是说过我碰你一碰都是痴心妄想麽?现在如何啦!”用力一挺,直捣花心。

  这下杨绡玲可禁不住,“啊”地叫出声来。头脑中却是灵光一闪,想起一个人来,惊叫:“你……你是……”

  “嘿嘿!想起来了吗?现在我操你操得爽不爽啊?哈哈!告诉你也不打紧,我叫赵昆化!”加大抽插力度,下下着肉。

  这一轮急攻直搞得杨绡玲气喘连连,淫声大作,但脑中却回想起二十年前的一节……

  那时杨绡玲与妹妹杨缃玲均出道不久,但在江湖上已是艳名远播,追求者甚众,而更得不少好色之徒的窥视。有一名采花大盗每次作案後,总在受害女子的阴户中插上一支旗子,赤身裸体地吊在城墙或大路的树上,旗面上写曰:“下一个杨绡玲”或“下一个杨缃玲”。那些女子既受奇辱,多数以自尽结终,凡十数例。於是一时间该无名大盗名声大噪,侠义之士数次合议协攻,均不得其法而不了了之。

  待到那大盗终於面向杨氏姐妹下手时,却陷入她们早已布下的陷阱,几乎送了性命。当时杨绡玲便对他说过这句话:“凭你这癞蛤蟆也想放肆?你这点微末本事碰我一碰都是痴心妄想!”那大盗眼见束手就擒时却为同夥所救,未能伏诛,成为杨绡玲多年来心中一大憾。不想此时武功大进,竟然这般杀了上门来。

  想到这儿,杨绡玲心知无幸,此贼今日之事显然密谋已久,自己落入他手中决无幸理,於是连挣扎都放弃了,听任他肆意辱。但一旁女儿惨叫声又起,几个男人压在她身上,肆意玩弄,一人已将肉棒插入嫣儿那刚刚受创的小穴之中。杨绡玲双眼紧闭,泪珠直如泉涌,滴到胸前乳上。

  果然赵昆化说道:“当年我年少气盛,锋芒毕露,中了你的诡计,这次可是得偿所愿啦!臭婆娘,你服不服?”得意之极,双手紧握着杨绡玲双乳,一下下的撞击卜卜有声。

  那边成进眼里直喷出火来,心知再这样下去自己势必无法忍耐。咬了咬牙,挥手点了自己的昏穴,当下昏迷过去……

  也不知过去多久,当成进悠悠醒来时,厅中已然没了声息。成进沿柱轻轻爬下,只见父亲尸身直挺挺躺在地下,双臂已离身而去,分别掉在几尺远的地方,母亲和姐姐以及那帮贼人已是人影不见。

  成进心中一恸,大哭一场,走出门口,准备放火烧了房子,然後远走高飞,练好本领再寻那叫作赵昆化的报仇。

  他一踏出厅门,心中顿时“噗噗”大跳。只是前庭中一片狼藉,一片血污,几十具尸体横七竖八地堆在院子里,而檐前却是一字排开十数具裸体女尸,都是下身一片狼藉。成进走近看清,这些女人都是自己家的婢女或师姐妹。平时专门陪他练剑的师姐何婵才十八岁,跟他最是要好,却给一把长剑自下阴插进,直至没柄;嫣儿的贴身丫鬟兼伴读冬儿,长得一张瓜子脸,平日最是活泼可爱,双腿被拉成一字马,阴户中也给塞进一些乱七八糟的布条,涨得她小腹鼓起,下身鲜血直流,气绝多时。

  成进每看一人,大哭一场,到最後已是没泪可流,声音咽噎。突然想起母亲和姐姐并不在其内,倏地站起,满地飞奔,察看庭中众尸。细数之下,除自己贴身小厮因昨日回家探母得以幸免外,全家四十七口,已数得四十三具尸体,母亲与姐姐却是找不到。

  成进抱了父亲遗体,趁夜到郊外葬了,然後收拾细软,点起火将名满一时的春华门付诸一炬,几十个家人以及十几名贼人的尸身均葬身火海。

  成进依母嘱投奔衡山智空方丈,五年後武功小成,下山报仇。他探得“赵昆化”此人为龙神帮帮主,於是觅得时机混入龙神帮,凭着过人的机智和武功崭露头角,博得赵昆化信任。至於赵老儿竟会招自己为婿,那倒属意外惊喜了。

  ……一想到满门为赵昆化所害,成进双眼血红,眼前这雪白的肉体便是仇人之女!

  成进大喝一声,抓起赵霜灵的头发提起。赵霜灵刚刚脱离肉棒的小嘴还没有合拢,便给成进一下摔倒在床上。赵霜灵定了定神,回转头来,只见夫婿面色铁青,一伸手便给自己一记耳光,接着一双足踝给他两手捉住,双腿便给大大地分开。

  成进扑了上去,将霜灵压在身下,腰一挺,刚给霜灵小嘴吹得湿淋淋的怒棒捣入霜灵小穴中,一枪到底!“啊……”的一声惨叫,霜灵只觉下身突然一阵剧痛,身体彷佛已不是自己的。成进不理她的痛楚,将肉棒抽出少许,用力再度挺起,又是直捣花心。

  未经人事的赵霜灵如何受得住这两下,又一声惨叫,昏了过去。

  成进犹自不觉,他一腔怒火要全都发泄在仇人之女身上,每一下撞击都是使尽全身的力气,咆哮连声,犹如发了性的野兽。

  赵霜灵一对椒乳微微颤抖,好像配合着成进的节奏翩翩起舞。过了一会,悠悠醒转。

  赵霜灵只觉得下体炙热,痛得厉害,又大叫一声,随即连声呻吟:“不要啊……好痛……不要……”成进恍如不觉,哪里理她,左手用力紧紧地抓着她的右乳,左右拉动。赵霜灵又是一阵晕眩,只觉右乳便要给他生生撕了下去,又是一声尖厉惨叫。

  一叫之下,成进定了定神,神智稍复。放开左手,只见霜灵原本雪白无瑕的右乳上五条紫红色的爪痕触目惊心,她涨得通红的俏脸上泪花四溅。突然只觉霜灵阴道壁上阵阵紧缩,按捺不住,炮弹般的精液尽数喷射在子宫里。

  原来成进狂性一发,肉棒虽然抽得猛,却犹如不觉。这下神智一复,下身感觉畅快之极,一发而不可收拾,殊不知已在赵霜灵初经人事的小穴里已狂抽猛插了小半个钟头。

  快感一过,成进只觉全身脱力,刚才一阵猛攻实已使出通身气力。当下呼呼喘气,趴在霜灵身上,不一会已沉沉睡去,声如雷。

  赵霜灵明知他已睡去,但後怕未尽,仍是不敢动弹,只觉下身如撕裂般剧痛无比。咬牙忍住,生怕一动便弄醒这恶夜叉,又来虐待自己。流了一会泪,感觉累得厉害,也就昏昏睡去……

  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女警之复杂任务 下一篇:花开并蒂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